老沈游记:玉龙喀什河边的逐玉人!
日期:2017-03-06     浏览:

   几年前,内地一位记者随团到和田采访,在玉龙喀什河参观时,一时尿憋尿了一泡,竟然冲出了一块籽玉来.......该玉很快被当地懂行的人以60万元高价抢购,记者“一尿暴富”。

  我记不清是谁给我讲的这个故事啦,甚至搞不清记者是男是女,但当时确实感觉新闻要素很全,“是一件真事儿”。每一个到和田、到喀什的人,都或多或少听过类似“玉石的传说”。这种美丽的石头千百年来蛊惑了很多人,也包括我。

  位于和田的玉龙喀什河可以说是玩玉、赏玉、尚玉爱好者心目中的“圣河”。和田玉经过几十亿年的生长、嬗变,又历经几千年来冰山融水的不断搬运,从“万山之祖”昆仑山上随着流水滚落下来,沉睡在玉龙喀什河等几条河流的河床中,又经过若干年的流水冲刷,自然侵蚀,原来大块的山料儿被剔除掉较脆弱的杂质,留下又硬又糯的上好籽玉,等待一位有缘人的美丽邂逅-----这是和田玉籽料的生成过程。

  在今天的玉龙喀什河,捡玉并不容易。普通圆石也经过亿万年冲刷,手感与玉石一样“糯”,掂在手中,手头如玉石般重,敲击则可发出悦耳的“吭吭”声。在手电强光的照射下,有的卵石呈半透明,却不是和田玉的透闪石,无市场价值。

  几位当地维族人涉水到河中心,用“十字镐”挖玉不止,他们在河床下掏出一个一两米深坑,一点点向周围啃。尽管挖的辛苦,老乔问了几拨人,均无收获。河边,一位虔诚地维族男青年,正背对玉龙喀什河祷告、行跪礼,希望上天能赐给他一块改变命运的美玉.....直到老沈半个小时后离开,此兄还在反复到该不已。

  新疆的维族同胞原本不喜欢玉石,受西方文化影响更青睐光彩亮丽的宝石,女人则痴迷黄金。而今,民族同胞也疯狂追求玉石----谁和钱有愁呢?

  不管多昂贵的美玉都是谁发现属于谁,一名维族汉子捡到一块直径一两公分的青花籽玉,抛给老沈,问他:多少钱出?“两百”,汉子说。随手捡来的石头有时候刚沾手就已变现。

  捡了近一小时,老沈收获一块长约十公分的白玉,回喀什找玉工看看能否雕刻个手把件。

  现在入手原石不如去入手成品,拿块原石去找雕刻师雕刻,都是安克收费,工费都要比原石贵,更别说原石加工费了,个人建议还是玩成品,也不免有像老沈这样想体验一把的,也不失为一次宝贵的经验!

版权所有 ◎ 2013-2014 鹰潭冰雪科技有限公司     联系电话: 400-0701-585
赣ICP备12002200号   赣公网安备 36060202000002